王中軍:華誼19年的虧損因兩部重要電影未能上映

王中軍:華誼19年的虧損因兩部重要電影未能上映
2020年01月20日 09:58 娛樂綜合

“2020年,華誼不會再虧了,這是對董事長和整個團隊最核心的一個指標,一定要扭虧為盈,這是必打的一場硬仗。”

王中軍王中軍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丁舟洋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杜毅 曹炳梵

  ■相關公司:華誼兄弟(300027,SZ)

  ■總市值:129億元

  ■核心競爭力:豐富的制作經驗、商業模式創新能力、全產業鏈資源整合能力

  ■機構眼中的公司:進入2019年下半年后,未查到新個股研報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周K)

  生死時刻,如果2020年再不扭虧,中國影視第一股華誼兄弟就將黯然退市。

  在創辦華誼之前,王中軍跨過很多界,當兵、下海、留學、創立廣告業務,每個節點的選擇都透露著頑強旺盛的生命力,勇敢踩在時代潮頭。

  可過去種種的成績都比不過華誼為王中軍帶來的輝煌,過去種種的難加起來也比不上華誼今天的難,一家企業的既往成功經驗往往成為它今天最大的絆腳石。

  2018年,內外因交錯,華誼上市十年首度虧損;2019年,情勢更加危急,主投的電影表現空白,現金流告急,又有實控人高比例質押,避免爆倉的燃眉之急要解。如果2020年再度虧損,就面臨退市風險。

  2020年初,《專訪董事長·第一季》第七期主角王中軍,在華誼兄弟的辦公室接受了專訪。挑高的空間、通透的落地玻璃、隨處可見他的畫作。黑框眼鏡、精干短發、直言快語,坐在沙發上的王中軍,還是那個熟悉的京圈大哥模樣,不服輸、心氣高,同時又毫不保留地袒露自己現在的焦慮和壓力。

  “我壓力大,誰都知道,不用跟別人裝笑臉說你不Care。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個能踏踏實實坐那兒吃飯的人嗎?每一個人心里都知道,中軍現在壓力得多大,這個東西不用去掩飾。”華誼兄弟創始人、董事長王中軍說道。

  應對退市風險

  縱然經歷過多次風浪,2020年對于華誼兄弟,卻是能直接決定“生死”的一年。2018年虧損10.93億元,2019年截至三季報虧損6.52億元,全年繼續虧損幾乎無懸念。按照A股創業板的規定,如若2020年再虧損,迎接華誼兄弟的是直接退市。

  NBD:華誼2018年虧損,2019年前三季度虧損,如果2020年再繼續虧損,就面臨退市。在2020年有什么應對措施?

  王中軍:作為董事長,這是我最重視的了。2018年的虧損,大家看到了,不是主營業務虧損,是商譽減值導致的虧損,2019年前三季度虧損,主要是因為兩部重要的影片沒有上。

  重要影片沒上映就意味著幾乎沒收入,但公司還有財務成本、團隊成本,華誼有幾千個員工。我們去年也采取了一些控制人力成本的措施。

  前兩年我們最大投資是英雄互娛,單一個公司就投了二十幾個億,但它卻遲遲上不了市,這些都對我們的財務壓力比較大。

  我們前兩年在投資上做了大量的減值和資產處置,去年也把我們持有的一些二級公司、非主營業的公司,如GDC、賣座網等做了資產處置。

  2020年還有一些作品要上映。馮小剛[微博]的電影,陳坤[微博]和周迅[微博]主演的《侍神令》《749局》《溫暖的抱抱》等等,這幾部戲還是讓人期待的。

  2020年,華誼不會再虧了,這是對董事長和整個團隊最核心的一個指標,一定要扭虧為盈,這是必打的一場硬仗。

  NBD:這兩年股價下滑,實控人股權質押比例比較高的上市公司都遇到了相似的困境,有的公司通過引入外部股東的方式來紓困,你有沒有考慮過這樣的想法?

  王中軍:我覺得誰都有這種想法,但我自己還想咬咬牙堅持過去。這時候你引進外部股東紓困了,在企業估值相對比較低的狀況下,你未來會不會后悔?我對公司前景有期待,所以我還是用還債的方式。

  這幾年的融資環境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去年由于金融政策收緊,我們光還債就還了將近30個億,新的債也沒有發出來。你想一個這樣的中型企業,還是壓力蠻大的,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這樣可以把自己的負債減得更低。

  NBD:未來公司主要會聚焦在哪些方面?

  王中軍:我們未來幾年的戰略,還是電影電視的內容再加上實景娛樂。

  原來的明星都集中在華誼等幾家大的經紀公司,但這兩年明星越來越分散,現在已經分散成很多個工作室了,明星經紀這個板塊已經比較弱了。所以我自己的精力,首先是把公司的流動性問題解決好,處置一些不影響主業的資產,并且回歸到內容加實景。其次是讓華誼爭取最好的盈利,這是我今年的兩個最主要的目標。

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集結號主題區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集結號主題區

  電影“掉隊”

  曾經華誼出品的電影占中國年票房25%,而且幾乎都是主投主控,2019年華誼主投主控的電影全面缺席。

  一個企業的起起伏伏,遭遇低谷的原因總是錯綜復合的,就好像所有的壞事都趕到了一起,很難用一句話說清楚。

  NBD:記得2013年的時候,華誼主投主控的電影占全年電影市場25%,到2019年市場上未見一部華誼主投主控的電影。王中磊[微博]也說過,電影團隊連續4年成績不達預期,但電影過去一直是華誼的王牌,這幾年“掉隊”的原因是什么?

  王中軍:現在電影市場整體體量更大,競爭也更大,以前一部影片就占全年總票房百分之十幾的情況幾乎很難出現了。當然也有一部賣到50億的,占全年票房7%的作品出現,電影爆款的能量很大。華誼這幾年除了《芳華》《前任3》,確實沒出到爆款。

  華誼也有特殊情況,我們有非常重要的一些作品,由于種種原因一直遲遲不能正常上映。當然也主要還是我們自己在內容創作上,對當前的宏觀環境把握得不太準確。畢竟電影一般都不是說你今年拍今年就能上,都應該有一個提前量。

  2019年,馮小剛的一部非常重要的電影,都沒有按預期上映。其實這些電影如果按預期上映的話,一個是2019年的春節檔,一個是2019年的暑假檔,我覺得都應該是蠻好的。

  所以要說掉隊,原因就太多了,我覺得一個企業總是有起起伏伏,華誼好的時候也很長,不好的時間,現在一算也很長。

  如日中天的時候,你自己可能沒有那么敏感,但你不好個兩三年,就會對企業壓力非常大。特別是這兩年,經濟形勢承壓、行業整頓、資本退潮,這些都是實際情況。原來一部戲要找個投資人,有太多太多的選擇余地,現在幾乎是很難。在巨大的變化面前,“掉隊”原因確實是很難用一句話來描述。

  NBD:2019年初你說開始參與公司所有的電影項目,全面強化對電影業務的管控,正式回到綠燈委員會,這一年回歸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王中軍:把一把關,劇本讀一讀,從預算和對公司的回報方面進行把握,每一部電影的綠燈委員會都參與。現在可能會覺得財務想法更多一些,那種“只想市場占有率、這個戲賠一點也可以做”的想法會越來越少。

  當然是因為資金量在減少,印象中我也沒太否掉過什么項目,現在中國整個電影行業的產量也在下降,每個公司都在做一定的減量,明后年還會有更明顯的感覺。

  NBD:接下來對電影團隊的規劃是什么?

  王中軍:電影方面,我想著重看看如何集中火力做那種高票房大電影,不要像撒芝麻鹽一樣,這是個戰略。

  至于電影團隊,我覺得沒法對媒體公開評價自己的團隊,畢竟是內部的事,做得好的,我可以對媒體公開表揚,做得有些不好,我在媒體上去說,就給他們造成了無形的壓力。所以團隊問題還是我們內部解決。

  其實這也不光是團隊自己的問題,公司這兩年受各方面的輿情壓力、品牌受傷害、股價下行,對整個高管團隊的心理也有很大影響,雙方都有責任。

  盲目樂觀以后

  回頭看當時的盡享繁華和榮譽的時期,王中軍承認自己也盲目樂觀了,整個社會風氣也說企業是靠投出來的。經歷了挫折和困難,“我看這兩年大家說話都完全變了,現在就是主業為先。”

  NBD:去年你在券商交流會上的時候表示,電影業務團隊存在花錢大手大腳的問題,這是如何造成的?

  王中軍:一年多前,我的確說過這話,我也覺得確實如此。當時公司的流動性非常好,我們從2009年上市,從6800萬利潤沖到2015年的時候,已經連續三年都是近10億利潤。所以自己也是盲目樂觀吧,盲目樂觀的時候對花錢控制得沒那么好,而且我那時候的精力多數放在公司擴展、投資等方面。

  我覺得前些年,整個社會風氣都是這樣的,經濟學家也好,企業家之間聊天也好,都說一個企業做大不是靠自己做大的,都是靠投出來的。

  我看這兩年說話完全變了,對吧?現在都說主業為主、要專注。我那個時候覺得華誼投資很順利,不管是投資游戲,還是發力實景,都做起來了。

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

  到這兩年又覺得華誼投資過剩、商譽壓力等等。我覺得還有一個是二級市場的表現,從2015年后半段就開始股市下行,這個周期很多企業都倒下了。華誼的市值也從800多億跌到了現在的100多億,這個時候看到的就都是投資、商譽的另一面了。

  NBD:但其實那個時候如果誰說要冷靜,并不容易聽進去。

  王中軍:沒錯。高估值掩蓋了這些東西,就像有些人說潮水退去的時候會見到誰在裸泳,我覺得很多話說的都是有道理的,但你在那個時期你不會想到,有朋友提醒的時候,你也不會往心里去。

  包括實控人的股權高質押,是中國前兩年資本市場上的普遍現象,因為減持規則更嚴更多了,對流動性影響很大,所以只能通過質押的方式。再一個,我們實控人自己也不冷靜,過于高估自己,以為借債永遠都能還,以為自己的股票永遠都會漲,以為自己的公司永遠是健康的,這些都是自己的毛病。

  所以通過這一輪股市下行、行業調整,對我們全中國的企業家都是一次非常好的教訓。大家會更冷靜,我自己通過這次后,還是往積極方面想,覺得還是能學到一些東西。一個企業不可能永遠都往上走,你不可能永遠都越賺越多,有了這個想法后,在質押、借債、投資等問題上,就都會仔細些。

2019年7月,王中軍在華誼兄弟黨委成立大會上發言2019年7月,王中軍在華誼兄弟黨委成立大會上發言

  NBD:當時你在公開場合講自己賣畫還債,當時是怎樣的心情?

  王中軍:我賣那些畫起碼是個緩沖吧,我覺得心態上沒有什么。人就是要能屈能伸,不好的時候要做不好的打算,我賣掉自己的一些資產,能夠解決一些債務,以及公司的流動性問題,我覺得都是好事。

  NBD:2020年能把所有困難都解決嗎?

  王中軍:2019年已經過去了,在經濟這么困難的情況下,華誼所有的融資沒有爆倉,沒有一個延期,所有銀行的錢都還掉了,雖然背后的困難和壓力的煎熬是什么樣,沒人知道。2019年年初的時候我們還有22億的債券,我們咬牙還掉了,緊接著又還掉一個7億的債券。

  你讓我說未來一年之內是否所有困難都能解決,我也不知道。我覺得首先還是安全,我現在想的都是企業能不能活著,能不能安全度過。

  我的股東們都在鼓勵我、幫助我,如果我現在還能繼續出售一些自己的資產或者公司的資產,那我就一個難關一個難關過,我相信今年是能夠把這些難關大多數都跨過去。

  等待翻盤

  在最春風得意的時候,圍繞華誼兄弟的話題,幾乎都是關于娛樂圈最當紅明星。目前,王中軍最牽掛的,只有讓華誼兄弟安全度過2020年。“不用跟誰裝笑臉說你不Care,每個人心里都知道,中軍現在壓力得多大。”

  NBD:阿里和騰訊都是華誼的前5大股東,馬云還是華誼的個人股東,對于公司的近況,他們有沒有給過你壓力?或者給你一些私下的幫助和建議?

  王中軍:壓力是無形的,你見到自己股東的時候,覺得這兩年做得不好,你會覺得蠻沒面子的,這是壓力。但語言上,他們并沒有給我壓力,反而對我們的幫助還蠻多的。

  從公告里可以看到,阿里向華誼做了7個億的股東間的借款,當然這個借款是有條件的,包括他們對華誼未來影片新的投資權等等,但不管怎么樣說,7個億的確幫助了華誼。這次《只有蕓知道》是阿里來發行,對我們現階段的流動性也提供了很大幫助,我覺得這些都是股東之間的信任。

  我們2019年在海外的一個投資,境外資金短缺,騰訊給了3000多萬美元的短期幫助。

  NBD:是他們主動給你提供幫助,還是你去找他們尋求幫助?

  王中軍:怎么可能別人找我,都是我自己找人家,把公司的實際情況說了。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他們都愿意伸一把手,幫助公司渡過難關。

  NBD:之前馬云說你是最懶CEO,其實我們外人理解這個玩笑是帶著一點羨慕的,是指那個時候公司在高速成長,那么未來你的工作風格會發生改變嗎?

  王中軍:我的風格沒有根本變化,一個人的性格怎么變化呢?馬云這句話肯定是帶著玩笑也帶著批評,我覺得不是說羨慕,他的站位更高,看得比我遠,那時候我發展得太順利了。

  我覺得,我懶不懶,最后是靠結果說話。

  NBD:跟華誼一同成長的導演,馮小剛、管虎、程耳等等,是不是還會和他們共渡難關?

  王中軍:肯定是這樣,現在這些導演和公司的合作契約是我們的核心資產。至于他拍一個戲沒有給你賺到錢,你得認。這個事不可能說今天賺到錢了,你就笑逐顏開,明天沒賺到錢,你就冷臉往那一待,那人家怎么跟你合作?

馮小剛馮小剛

  導演都不是一天兩天的合作,一個導演一簽就是幾部約,沒個10年、8年怎么能拍出來。所以對電影公司而言,導演合作期往往比公司高管的合作期還長。

  培養新導演,這句話說得容易,怎么樣培養?有什么機遇培養?如果華誼如日中天,很多資源都向我們靠攏,那還好說。可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所以還是要靠一個個的機遇,一點點去把現在被動的局面翻回來。

  “壓力就該我來扛”

  錦上添花誰都會,雪中送炭最難得,王中軍這一年感觸良多。對于企業和企業家,危機是考驗,沒度過去是灰暗,度過去就是成長。無論如何,董事長的心態不崩是危機度過的首要條件。

  NBD:一個人面對那么大的落差,如何釋懷?

  王中軍:這幾天我確實壓力很大,我的很多朋友跟我說,中軍你想一想,你在美國留學的時候,會想到你創造了一個華誼兄弟嗎,這么困難,還是過來了。

  這句話挺讓我釋懷的,我當時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天天打工,就為100塊錢而努力奮斗13個小時,再往前推,我當兵的時候一個月只有6塊錢,誰會去想到你今后會創造了一個“電影帝國”。

  的確,中國前20年明星的半壁江山都是我們一家公司創造出來的,哪兒沒有華誼的痕跡?但這個東西不是你想保持就能保持的,格局早就變了。那個時候一個藝人,只要拍上了馮小剛的電影,幾乎就成功了一半,現在已經不是了。現在電影產量之大,好電影之分散,不是一部電影造就一個明星的時代。

  所以我覺得人都要去想想今天能做什么,不要貪戀過去,還是要把這個行業吃透。

  NBD:剛剛你也說了騰訊、阿里對華誼的幫助,這一年,還感受過哪些人情冷暖?能不能舉兩件比較難忘的人或者事?

  王中軍:我覺得我的人緣比較好,前兩年特別是去年股票下行時,我個人質押率那么高,不得不做大量的補倉,都是很多朋友出手幫助我了,如果沒有這些朋友幫忙,我可能也沒有信心敢干到今天。

  就像剛才提到的馬云、馬化騰,還有我周邊的朋友史玉柱、盧志強、柳傳志、胡葆森、王玉鎖等等,每個人都幫助我,才使2019年華誼沒有造成資本上的斷裂。這些朋友都是十多二十年的交情,大家在一起,不光是借我錢,還對我做了很多鼓勵。

  NBD:自己的壓力又如何緩解呢?

  王中軍:怎么緩解?扛唄。我覺得這個東西沒有什么可緩解的,也裝不出來輕松。我壓力大,誰都知道,不用跟別人裝笑臉說你不Care。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個能踏踏實實坐那兒吃飯的人嗎?每一個人心里都知道,中軍現在壓力多大,這個東西不用去掩飾。

  前兩天柳總(指“柳傳志”,編者注)退休,我們幾個朋友在一塊吃飯,大家都鼓勵我。其實我想想,華誼兄弟順風順水、如日中天,拍了那么多電影,獲得了那么多榮譽,那現在的難關就該我背,壓力就應該我來扛。但是你說緩解個人壓力有什么辦法,我沒有什么辦法,包括跟你們媒體聊聊天,可能也是一種釋懷。

  記者手記:一件事一件事去做

  和上過綜藝、微博粉絲過千萬的弟弟王中磊不同,王中軍并沒有太多的對外曝光渠道,也沒有開通實名微博。

  此前還能看到一些媒體專訪,直言快語的王中軍常常說出引爆輿論的言論。后來他就很久沒出現在媒體面前了,距離我們能查到的上一次采訪,還是四五年前。

  這次的《每日經濟新聞》“專訪董事長”約到了王中軍,我們事先就想好了,我們的采寫不想描繪過多的人物故事,我們希望董事長直面問題。

  因為這是一個特殊的節點,華誼兄弟真的是最困難的時刻了,也是董事長出來直面公眾問題的時候了。

  采訪的過程比想象中順利,雖然王中軍看了提綱覺得有的問題太敏感,還在開始前說“你們問吧,有的我不能答的我就不答”,但當我們將問題逐一拋給他時,他還是毫無保留地全部回復。

  為了做采訪準備功課,我們事先和一些券商分析師以及電影同行聊了聊華誼,他們無一例外都說“華誼還是懂內容的,只要好好回歸內容,它不是沒有牌”。

  這一關不是靠“熬”就能“熬過去”的,正如王中軍所說,一件事一件事去做,一點點把現在被動的局面翻回來。

  排版:杜毅 文多 盧祥勇

  視覺:劉青彥

(責編:隱)

王中軍華誼兄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