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力無線半生觸底線促離巢 劉江感嘆沒辦法生存

效力無線半生觸底線促離巢 劉江感嘆沒辦法生存
2020年01月20日 09:00 新浪娛樂

劉江在“萬千星輝頒獎禮2019”傳出約滿離巢,令人嘩然。

《金宵大廈》劉江《金宵大廈》劉江
劉江(右)劉江(右)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月20日消息,據香港媒體報導,現年73歲的劉江,效力無線37年,贏得劉老師美譽,獲臺前幕后尊重。不過與無線談合約時被觸及底線,他決定約滿后離開,網民留言替他不值,指無線涼薄,劉江卻處處維護舊東家,還稱贊無線多年來對他很好,獲稱贊厚道。選擇離開不容易,劉江除續約條件不合外,演戲難遇好對手欠缺沖擊,也是離巢的重要原因。他強調自己退而不休,希望有好發揮的角色找他演。

  劉江在“萬千星輝頒獎禮2019”傳出約滿離巢,令人嘩然。雖然他全晚笑容欠奉,但受訪時沒說無線一句壞話。劉江接受記者專訪說:“做人要厚道一點,當晚頒獎禮是公司主場,不希望這樣!我最不舍是一班同事,之前在同事群組已寫了一段道別文,免得他們不知我為何突然消失,合作多年有感情的。”

  被贊厚道,劉江稱全因小時候跟師父學京戲有關,師父教要尊師重道,但他說:“不過生氣時臉上會展現出來,始終包不住,當晚確實表現得很不開心。”他只肯透露無線和他傾約時觸及其“底線”,令他難以生存,言談間隱約道出不少玄機。他指決定不簽約時,兩晚睡不著,眼光光望著天花板,太太知他放不低。

  放不下為何不降低底線接受?劉江說:“底線不會降低,其一牽涉到生存,其二要接受現實,年紀開始大,很多事想做,但現實環境加上這個制度,是無辦法生存,那唯有考慮退,但這絕對不是我預期的退法,快了很多。我從沒想過退休;即使退休,合適的可能會玩下,是退而不休的心態。”

  “有時電視劇不知所謂也要去做”

  劉江表示生存不了,有很多因素,不一定是金錢。他說:“如工作量超過10幾個小時,每晚都很晚才收工接受不了。有時電視劇上映時,你覺得不知所謂,而你也要去做,也接受不了。有時我要照顧別人,還有誰照顧到我呢?這也接受不了。簡單而言,我也要生存,我演一個角色,也希望別人幫到我,每次為幫人,自己做出來的成績又如何?”是不是拍到無癮(沒感覺)?他說:“我也不想用‘無癮’兩個字形容,可以說是拍到沒什么沖擊,自己沒辦法進步。我也想再進步一點,不可以一直站在那里。我在這一行的日子已開始倒數,在有限日子,我希望有些火花,這也是我決定離開的一個原因。”無線有沒有挽留?他只說:“無線覺得給我的條件ok,聊了很多次,條件也沒改變,尊重不尊重看你怎樣看。”

  “現今無線已沒有人與我斗戲”

  劉江認為,沒有黑夜,星星也不會發揮到燦爛光芒。在無線37年,看到今時今日的境況,他有點意興闌珊:“夸張點說,現今無線已沒有人與我斗戲,早期還有關海山和鮑方,之后陳鴻烈也走了。我和公司說要物色其他人選,否則無線就沒人演大家族,但回復是還有我,我真的不像,如一個畫面有四代人,我怎么看也不是最老一個,演戲如果靠化妝修飾太多就不好看。當年拍《情濃大地》,我上面是關海山,下面是羅嘉良[微博],現在我做了關海山的位置,但欠缺中間一輩。可能高層在寫字樓,跟我們在現場感覺不同。”

  對于無線青黃不接的問題,他表明不想在自己口中說出來,但大家也看得到。雖然近年制作方向向好,但問題是沒有培養新人,他說:“以前很多老一輩傍住一個主角,現在要一個老一輩傍住很多新人,真的做不到。加上有很多新演員沒有戲劇修養,對戲劇沒有認識,即使做足功課,不會做也沒用,我不會主動提點,和我同場只有這一場,不和我同場時會怎樣?我有時會忍不住說,但不知道會不會聽。以前我每拍一場戲會看重播,也試過不看,即表示場戲不行,不想浪費時間看。”

  劉江37年間遇過不少好對手:“不同階段好對手有好多,有歐陽珮珊、李司棋、黃愷欣、羅嘉良等;當中陳鴻烈在《同事三分親》《畢打自己人》是個好對手,很有火花,不刻意做卻合拍,之后沒有人給我這份感覺,有時看重播都會心微笑,拍得好過癮。近期要數到張繼聰[微博],和他在《收規華》很少對手戲,有場對手戲大家討論怎去演,出來效果好好,過程短暫,但很開心。”他認為拍得開心、有受益,一部電視劇就夠了。近年有《金宵大廈》《平安谷之詭谷傳說》、《收規華》、《載得有情人》、《拳王》,他說:“在乎劇本,有得發揮我就開心。”

  敗給周嘉洛不會酸溜溜

  回想37年難忘事?他說:“我思考在37年來我得到什么?只有養妻活兒,安定生活,滿足一下演戲,當然不會是零,其間也有很多起伏,但在37年找一粒石出來很難。一個演員當然想演出令人難以忘記,但遇不到這種角色,很多好過我的演員都遇不到,每個人都在等運。”運氣欠奉,多年來于臺慶頒獎禮只獲頒過“杰出演員大獎”。之前他憑大熱的《金宵大廈》角逐“最佳男配角”,卻輸給入行幾年的周嘉洛,可有酸溜溜感覺?他說:“其實期望拿獎,但拿不到不會酸溜溜,多年來頒獎禮運作,我多多少少也摸到脈搏,很平常,我會形容頒獎禮只是一個節目,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游戲,我開工不是為拿獎,在工作有開心有快樂就ok。”

  不執著演什么 只要有發揮

  劉江12歲在臺灣讀京戲,20歲畢業回港發展,先做舞獅、配音,再到國泰電影公司,繼而轉到佳藝電視、麗的電視,1981年被挖角加盟無線,劉江笑著說:“一直以為不會離開(無線),現在離開了!”談及離開無線一刻心情?他說:“不可以自由出入電視城,是最大變化,但我覺得始終會有一天會進去的,除非永不錄用,也不是頭也不回這么冷。很開心多謝無線幫我決定我決定不了的事,因我經常扭扭擰擰,想做不想做。走時沒有哭,很開心和同事說‘江湖再見’。”他透露現今雖然零收入,但也不是什么都做,會有要求:“如沒要求不如繼續簽約!我是不言休,希望有好戲找我,我不執著演什么角色,有得發揮就可以。”可會考慮教戲?他說:“不會!無從著手,劉老師只是花名。”

  離開無線太太最開心

  劉江指離開無線最開心是太太,他60多歲時,老婆已叫他停下來,但不舍得,做完一年又一年,太太曾問他這年紀還搏是為什么?他說:“其實不是不好,可以陪太太行街,出去見識下,嘗試未演過的角色,這次是一個契機,有人幫我做決定。”離開無線后,他先和太太到臺灣旅行過農歷年:“去尋找少年時在臺灣讀書的飲食味道,不知還有沒有得吃,只想舍回那份感覺,年紀大開始念舊。”(穎穎)

(責編:明偵探)

劉江無線生存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